• 首页 > 专题 > 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

    《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》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云陌顾政严小说全文

    作者:佚名

    书名: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

    更新时间:2023-01-25 11:31:24

    来源:zzy

    简介: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已完结,佚名,_全本-云陌顾政严在线阅读,外,剩下的,就是一些香料或者布匹了。看来这个朝代,并不如她想象中的富裕,连皇家赏赐的东西,都这般廉价。但这样一来,她倒是可以断定,将军府作为陪嫁给慕容轩的东西,包括原主在慕容轩身上花出去的那
    《被退婚后摄政王哭着要入赘》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云陌顾政严小说全文

    回到府上时,宫内的人已经将东西送了过来,满满当当的码放在院子里。

    她对皇上赐下来的东西还是很好奇的,走过去打开箱子看了一眼,额角不由得一抽。

    所谓的珍品蔬果,不过是些常见的苹果桃子,除此之外,剩下的,就是一些香料或者布匹了。

    看来这个朝代,并不如她想象中的富裕,连皇家赏赐的东西,都这般廉价。

    但这样一来,她倒是可以断定,将军府作为陪嫁给慕容轩的东西,包括原主在慕容轩身上花出去的那些钱,平郡王府八成是拿不出来了。

    果不其然,云陌等到第三天,管家送来了一封平郡王府的书信。

    她随手拆开,一目十行的浏览下去。

    内容倒是很简单,大概就是,慕容轩看在皇上的面子上,已经原谅她的胡作非为了,只要她肯放下架子去道歉,他还是可以勉强原谅她,娶她过门的。

    云陌没等到看完就笑了。

    她还是第一次见,有人能将欠钱还不起,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。

    次日一早,云陌带着个婢女直奔平郡王府,却见府门不仅开着,而且里面还站了一群人。

    倒是热闹。

    云陌大步走进去,唇角含笑:“你的信我收到了。”

    慕容轩微微仰起头,得意的给了身旁好友一个眼色:“你现在后悔还不算晚,本王请了几人见证,只要你道歉,本王就勉为其难的娶你过门。”

    那群人一看便是纨绔子弟,看着云陌露出不怀好意的笑。

    既要钱又要人,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!

    “王爷,你不要怪云姐姐,她虽然脾性大了些,却也没有那么要紧。”

    沈妍苓柔柔弱弱的上前,握住慕容轩的手,温婉的笑了一下:“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”

    两人并肩而立,笑容甜蜜,慕容轩回握住她的手,看向云陌的目光却带着轻蔑。

    好一句知错能改,直接把整件事情的错处都怪罪到了她身上!

    云陌看向两人,眸中露出些讽刺:“我今日来只一件事情,不知王爷何时能还回我们将军府抬来的十几担嫁妆?”

    慕容轩满心以为她是来求自己的,闻言脸色瞬变,十分精彩。

    沈妍苓咬了咬嘴唇:“云姐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。”

    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慕容轩心疼不已,连声安慰。

    云陌双手环抱在胸前,不怒反笑:“你才嫁进来,不了解平郡王府的底细也正常,慕容轩往日开销皆是由我接济,如今不肯还嫁妆想来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    “只是不知道妹妹嫁给一个穷鬼,心中作何感想?”

    她说话句句直戳人心窝子,慕容轩的脸色青了又白,吐出一句话:“你竟然是如此势利的人,本王真是看错了人!”

    他仍旧觉得云陌在使小性子,平日里他只要皱一下眉头,云陌就会把宝贝悉数奉上,她断然割舍不下这么多年的情谊。

    两人同仇敌忾,云陌反问:“王爷自诩清高,为何却为了这些银子百般纠缠抵赖?”

    云陌不愿看他不停变幻的脸色,抬手击掌。

    随着清脆的声音落下,门外的婢女走进来,手中拿着半人长的纸张,不等她吩咐,开口念道。

    “将军府送来的嫁妆有黄金万两,青雀檀木屏风两件,赤金香鼎一件,琥珀茶盏一套……”

    单据上的东西说出一件,慕容轩的面色就更阴沉一分。

    听着如此昂贵,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单册,他身后的几位公子也咋舌,这等条件他还不满意,谁娶了云陌简直是娶了个福星!

    这些东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念出来,岂不是坐实了他靠女人的银子过活的事实?

    慕容轩的脸色阴沉:“事到如今你还在闹,本王不退回这些东西,自然是不愿把事情做绝,你不要不知道好歹!”

    云陌从未见过有人能把不要脸掰扯成自己高明大义,正欲回话,门外走来一队人马。

    “陛下有旨,赐平郡王二十大板。”

    话落,慕容轩不可置信的松了手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宦官并不回话,只一挥手,身后几个太监便走了上来。

    沈妍苓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脸色苍白:“你,你们做什么。”

    她还是一副小白花的模样,可惜宦官不领情:“有违皇命者,一律重责!”

    沈妍苓下意识避到了一侧,看见慕容轩被几个宦官架到了长凳上,露出惊恐的神色:“王爷!”

    云陌不禁笑出了声,对这一切乐见其成。

    她这个将军老爹真是好大的本事,竟然能劝得动皇上再降责罚。

    慕容轩直到挨到身上板子才反应过来,忍不住想开口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目光瞟到圣旨上,却又不敢再开口。

    那些被请来看好戏的所谓的朋友,一个个缩着脑袋不敢吭声。

    二十个板子落下,慕容轩失了力一般从长凳上滑下,额头上直冒冷汗。

    沈妍苓慌忙过去扶助他,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。

    云陌知道他这情况拿不出银子,下了最后通牒:“王爷还是尽早交出那些东西,以免惹来横祸。”

    说完这句话,她一挥手,身后的婢女连忙跟上,转眼消失在门外。

    她竟是就这么走了?

    沈妍苓满脸苍白,闻到慕容轩身上的汗濡味,不由得皱了下眉,却很快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:“王爷,你有没有事?”

    那群宦官早就撤走,慕容轩勉强站起来,看见自己请来的缩头缩脑的朋友,怒气蓬发:“都给本王滚出去!”

    知晓他丢了颜面,几个公子哥逃也似的走了。

    慕容轩抬脚将长凳踹翻,却反而连累到了自己的伤处,疼的直叫:“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    沈妍苓担忧的看了他一眼,火上浇油道:“苓儿受点委屈不要紧,只是王爷……”

    “咱们进宫,我倒要把这件事掰扯明白!”